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啫哩

embrace all my affection to meet you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08-11-08 22:0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鸟儿筑巢在树丫,在檐底,似乎是天生的功夫,巢小小的却像拆不散的严严实实遮风挡雨,雏鸟在里头酣睡着,醒来便眨着朦胧的双眼好奇兴奋的望着外面的重林高空,等待父母捕食归来。这样平凡的幸福也是人与生俱有的,不管往后巢仍否牢固地恭候着,不管自己有没筑巢的能力,孩时总有最单纯的拥有,以至有种归属感伴随今后,就如冰心诗中所言:

 

造物者——

  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

    只容有一次极乐的应许。

  我要至诚地求着:

  “我在母亲地怀里,

  母亲在小舟里,

  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。”

 

莫说若人,万物也便有那恒久的根,一层追一层,让人遥想,那承载着母亲的小舟,倒映着头顶明月的大海它的根又从何处追寻呢。生命最初的巢,是母亲赋予的,天性无偿的博大的给予,他人无所及,那巢与往后与爱人筑起的巢是不同的。然而巢与巢之间的跨度该有多大,当中的艰辛又有多深,也许只有小鸟知道。父母的庇护对于我们年轻的一代,只有在我们顿感求学在外孤独困顿才骤显其珍贵,然而更多时候我们冲着外面的世界,寻寻觅觅,尝试刺激和无常,这时更需要的是个人的空间,不仅是父母的尊重,更多的是免受外界纷扰与阻碍,尽力的成我们自己的愿,那是在外头的临时的巢,用理想信念筑成的,我们不知那牢不牢固,然而我们希望时而钻进里头,免受噪音尘染,即使巢是临时的,也希望它经久日照,坚韧的在每个孤独烦躁的夜伴随身旁。

 

有人说,每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小岛,自来自去于人间。也有人说离开珠海校区之前一定要游泳到隐湖中央那个小岛,坐在岛上那婆娑的小树下的石凳上想想东西,他说那个人人好奇而无人问津的小岛是他滞留了许久的一个梦。我不禁想着,想那巢和孤岛,孰重孰轻,终究发现无谁更重,只是角色的不同。我不相信,人可以一个人来到世间然后离开,是巢给人带来生命最初的生机,只是在自己筑巢的过程中,人的体验更多的是如在孤岛上,需要自食其力独立思考解决,即使对于巢没有演化成家的人,那种可以享受的独立便是一种归属,放心的地方。有位朋友说她中学时随着年级的递增,课室也一层层往上搬,而窗外一个正在修建的叫海琴湾的住宅区也一层层往上建,她天天望着窗外想着有一天自己也拥有一个屋子,不需要太大,该有多好阿,望着到她上高三时住宅区便竣工完毕了。我想,家不一定是最终的巢,甚至有可能像人们说的逃不出的围城,然而“我想有个家”又何尝不是最朴实无华、触动人心的呼喊呢。

 

巢的建筑,在每个人心中蓝图不一,而梦想不已。巢的感觉,是“我”的实现,把自己囊括其中,或者某天把爱的人囊括于“我”,那堪是伟大,而又是平凡而温暖的追求。

 

(偶然翻回,这是大一时写的文章了,虽然还有点高考作文的影子,但是想法还是依旧的~)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